寶島義工團 柬埔寨蓋醫院 寶島義工團遠赴柬埔寨為醫療中心蓋房子,志工們拚命趕進度,忙到太陽下山,還捨不得停工。記者潘俊宏∕攝影 【2010/04/04 聯合報/記者梁玉芳∕柬埔寨報導】在飛往柬埔寨的班機上,這群人看來和一般觀光客很不同:背包上掛著白色的工程安全帽、睡袋,行李箱裡或許還有用慣的電鑽、頭燈及工作靴。這是寶島義工團志工出團的標準配備。 在九二一大地震之後成形的「台灣寶島行善義工團」,利用周末假日「揪團」上工,十年來在台灣各個角落為弱勢者蓋了兩百五十二棟房子,「大約兩個周末就蓋出一棟」,創團理事長、牙醫師陳世芳說。 志工們熱出濕疹與汗疹,還有人手臂因蚊蟲叮咬而發炎,留下奉獻的印記。記者潘俊宏∕攝影中暑與曬傷 此行的印記今年四月,寶島義工團第一次跨出國境,來到柬埔寨偏鄉,為飽經內戰、貧窮的人民,蓋所醫療中心。「蓋棟房子,是一家人安住;蓋所醫院,可以讓更多人得到幫助。」陳世芳說。在柬埔寨國道四號中心的醫療中心,距首都金邊一百廿公里,在五月營運後將有四省、五千人可受惠。四月正逢乾季的柬埔寨,風沙滿天,熱帶叢林近四十度的酷熱和炙陽,是義工團的第一道考驗,中暑、曬傷是每位成員的共同印記。入睡的營地 有軍人巡邏 「這是義工團出團最艱苦的一次。」經營企業的老闆尤瑞豐說,夜裡的帳篷,「晚上兩點還熱到睡不著。」大夥兒拿出老人茶具,在香蕉、樹薯樹環繞的工地旁,欣賞最沒有光害的星空。在這裡,人身安全也變得敏感,夜裡有荷槍實彈的軍人在營地巡邏保護。「晚上從樹上收了衣服,一摸,哇,才知道上面全爬滿大螞蟻。」義工團理事長吳金振笑著說。夜裡收工吃飯,碩大金龜子老是眼茫撞到人身上,這種經驗是台灣不會有的啦。以常理看,這群人有點土地買賣傻氣:請假、自費做苦工,連一天一百元的飯錢還得自己掏腰包。「我一傻,就傻了五年。」參加義工團五年的「阿湯哥」湯文和半邊臉頰曬得焦了,同伴在晚風裡為他刮痧治中暑。老婆不放行 冷戰一星期「為了來這一趟,老婆一個禮拜不跟我講話,她太擔心。」阿湯哥說,花一萬五搭飛機來蓋房子兩星期,「一年的特休都報銷了」;從來沒出過國,第一次就讓他永生難忘。在叢林裡,一切回歸原始。沒水沒電、「什麼都沒有」是第二道考驗。台商出借發電機、再由廿 三公里 外接來山泉水,山上野象若不破壞水管,「就保證有水」水電志工江明生說。樹林裡鐵皮圍成星光浴場,還頑皮地留著幾株小樹,等待成熟的綠蕉成了浴室最佳裝飾。 鷹架工劉金易把志工服剪成無袖,腰上繫著蚊香籠,手機成音樂播放器。記者潘俊宏∕攝影窮國缺技術 房子總蓋歪義工團成員在一月先行勘察之後,決定由台灣拉來一貨櫃建材、工具支援。跨海而來的大片玻璃如此珍貴,義工團默契十足地用強力吸盤挪移,上肩、由鷹架上的弟兄接手,幾聲吆喝,卅分鐘神速裝好亮晃晃的全玻璃外觀。原本義工團想裝全自動大門,但偏村太陽能板有限,電動門也只是夢想。村裡的狗兒在工地穿梭,從沒見過玻璃,一頭撞上,慌張地跑開。負責醫療中心的「CDEP(柬埔寨住宅及教育計畫)」美籍成員彼得說,原本兩年前就開始興建的醫療中心,卻因為當地工人技術欠佳,「連水平都難抓得準,房子有些歪」,加上柬埔寨長達半年以上的雨季,一直無法峻工;直到寶島義工團出現。志工太拚命 斷電逼收工當地村長潘森透過彼得翻譯致謝,這裡醫療資源實在太缺乏了,光是他的村莊,因生產失血喪命的產婦和嬰兒,平均每月五到十人。「如果沒有義工團,醫療中心可能還要再等兩年,」彼得說酒店經紀,在雨季,牛車就是救護車,香蕉樹剝下圓弧樹皮就成固定傷肢的支架,一切因陋就簡。天色漸暗,蟲鳴逐漸聒噪,台灣志工還在鷹架梯上補土,刷牆,要做到最後一道陽光消失。六點半,轟隆的發電機準時嘎然而止。義工團總管王聰仁說,要防止大家太搏命,只得使出「斷電」絕招,逼大家停工,配著月光吃飯。活著不奉獻 只是存在著就讀大二的尤法懿和弟弟跟著爸爸尤瑞豐請假來蓋房子,「假單是老爸幫我簽的。」型男老爸尤瑞豐說,這是一輩子少有的機會,「懂得分享,懂得付出,看看別的國家,這些是課堂上學不到的。」人活著如果沒有奉獻,那就只是「存在著」。陳世芳說,寶島義工團以十年的志工經驗輸出海外,早已見證付出的價值。 「阿猴」何貽樺 叢林烹出羊肉爐「一場九二一,搖出來寶島義工團;一次八八水災,淹出來另一群新血,『八八幫』。」寶島義工團的創會理事長 陳世芳 醫師總是笑瞇瞇地這樣介紹。在重大災難時,總激發出台灣社會驚人的動員力,讓社會傷痛得以迅速痊癒。 水災過後,「八八幫」仍在,而且跨海到了柬埔寨。 「各位夥伴,請珍惜資源,因為這裡是柬埔寨。瓶裝水都是台商捐的,再讓我看到沒喝完的,明天都會煮成大家的稀飯。」拿著「大聲公」喊話的超短髮女生,是六十九年次的何貽樺,大家叫她「阿猴(台語)」。她不在乎吆喝的對象是年齡兩倍大的歐里桑或者企業董事長,在這裡,一切與吃食有關的事,阿猴最大;畢竟能在叢林裡料理出台式羊肉爐的身手,早收服人心。 「我最不想做的就是進廚房。」因為她曾當過漢堡店長、現在是鹽酥雞攤主,「拿鍋鏟,夠了」。阿猴寧願拿起土鏟砌牆,就像她在八八之後到屏東清汙泥,即使魚塭流出的龍膽石斑酒店打工魚屍突然在腳前爆肚,「蛆噴得我們膠鞋、青蛙裝,都是。」魔鬼式任務更符合她強悍本色。 七十年次、在台積電任課長的「阿偉」張育偉,也是八八「出道」。左耳垂的閃亮水鑽和型男打扮,他自我介紹「別看我帥,就說我壞」;其實,阿偉是會看著電視新聞流淚的善感男子漢。 他解釋,「總得做點什麼啊。」和許多新世代志工一樣,阿偉上網尋到「寶島義工團」,成為貢獻個人力量的首次路徑。有同事問他:「花一萬五,還出國做苦工?」阿偉說:「我爽啊。」 他跟著義工團清汙,告訴自己:「這樣活才有意義。日子不該是上班、下班,等薪水,自己過爽而已。」他說了繞口令:「當你的快樂可以讓大家都快樂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快樂。」 或許,愛情是另一個動力。美麗的黃麗玉是都市上班族,跟著上山下鄉,什麼都做。在義工團裡,她第一次使用電鑽,「哇,我好厲害。」 義工團中女性成員不少。黃麗玉說,「不要小看女生的力量。像上梁柱或C型鋼,專業師父也需要助手的。」每次出團看著房子神奇地成形,總讓她感動,又找到回職場拚搏的力量。 情侶檔小偉(左)與麗玉背著簡單的行囊,就到柬埔寨造屋。記者潘俊宏∕攝影 柬國貧民醫療中心 日台美法愛心接力 日本點火 台灣添柴 美法續火苗這樣的畫面看來有些童趣:在柬埔寨入夜的一處叢林中,映著電池發光的微弱燈光,來自台灣、日本、美國、法國的國際志工和柬埔寨青年,在日本歐吉桑吉永的口琴樂音之下,哼著沒有歌詞的曲調、肩搭肩跳著有些笨拙的舞步,忘了熱帶叢林的酷熱。 雖然不同國籍、語言不通,年齡跨著幾個世代,但熱情與目標則一:要為柬埔寨邊境村莊的貧民蓋座醫療中心。由日本醫學生發起的火苗,日本扶輪社協助酒店兼職修路募款,最後由寶島義工團接棒完成;橫濱醫院將捐助器材與藥品,下個月美國醫護人員也將來此服務兩周。這座醫療中心是國際接力的愛心結晶。 醫療中心的名稱「Graphis」,正源於當年捐出第一筆兩萬五千美元捐款的日本醫學生跨校組織「Graphis」。 二○○八年就讀東京醫科大學的石松宏章是「Graphis」會長,想著對開發中國家貢獻力量,帶著學弟妹舉辦活動為柬埔寨募款,蓋了小學之後,透過美國人彼得,計畫再蓋醫療中心。他非常不好意思地說,他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領著夥伴辦了好幾次募款,還熱熱鬧鬧地辦演唱會、賣CD,結果搞得太大,結算下來,「竟然負債一百四十萬日幣」! 滿腔熱血頓時冷卻,還是學生的石松宏章非常沮喪。只好 向也是 醫師的母親開口借錢,還債,再重振旗鼓。他將行動始末及反省,去年寫成「你真的要當國際志工嗎?」一書,供日本學子借鏡,版稅全捐給Graphis。 如今,廿五歲的石松宏章剛 通過 醫師資格考,就要展開行醫生涯,帶著學弟再回到柬埔寨,看到興建醫療中心的夢想,已由身懷絕技的台灣志工築成實體,國際善意在此匯聚成形,讓他大嘆非常奇妙,幾個年輕人大喊「台灣第一」。 在燠熱下午,放下攝影機,拿起漆桶,石松宏章和學弟加入義工團,歸入台灣師傅施盛耀麾下,接在十名柬埔寨工人之後,編為日本十一到十三號;歐里桑吉永十四號。日本學生跟著台灣師傅、柬埔寨工人在烈日下揮汗。來自法國的JOJO也將加入日本團隊,支援柬埔寨緊急醫療。 如同柬埔寨知名古蹟吳哥窟,龐大的修復工程,動用聯合國及世界各國分工認養,各國專業者在此比拚工程技術,才讓老古遺跡在現代重現面目。歷經戰亂終獲和平的柬埔寨,在國際聯合善意下掙扎重生,大如吳哥,小如偏鄉醫療,在在需要國際資源與人手投入。鄰近的台灣,並未室內設計缺席。

di13dintp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