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近代歷史上,農曆甲午年是一個引人註目的符號,也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節點。它折射出民族屈辱、覺醒和復興的歷史內蘊,標示著國家奮進、崛起和強盛的歷史進程。從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到2014年甲午之年,120年的雙甲子走過,中國經歷了驚心動魄的鳳凰涅槃,展示出波瀾壯闊的復興畫捲。習近平同志指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又逢甲午,正值新紀,我們應重溫所經歷的事,審視所走過的路,銘記歷史,走向復興。
  一
  1894年,是大清光緒二十年,也是農曆甲午年。這一年發生的甲午戰爭,給中國人留下一段痛徹心扉的記憶。
  這年開端,大清上下瀰漫著喜慶的氣氛。始於30多年前的“洋務新政”,使得曾經內外交困的清王朝統治獲得喘息,國力有所恢復。1891年,李鴻章呈奏:海軍“將領頻年訓練,遠涉重洋,並能衽席風濤,熟精技藝。陸路各軍勤苦工操,歷久不懈。沿途新築炮台營壘,鑿山填海,興作萬難,一切都依士兵之力。旅順、威海等地添設軍事學堂,學生造詣多有成就。各機械製造局仿造西洋棉花藥、慄色藥、後膛炮、連珠炮以及各種大小子彈,實為從前中國未有。……就渤海門戶而論,已有深固不搖之勢”,字裡行間透露出大功告成的自得。紫禁城中的慈禧太后更是在細細品味“同光中興”的榮耀。1894年11月7日,十月初十,是她“花甲初周”之日。慈禧太后連頒懿旨,上至王公大臣下及民間耆老皆獲賞賜,光緒皇帝“忝派刑部尚書孫毓汶恭辦萬壽慶典事務”,籌辦老佛爺“六旬初度”慶典成為甲午年清廷的頭等大事。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戰爭驚破了慈禧和朝臣們的慶典夢。1894年7月25日,日軍在朝鮮豐島海面偷襲清軍船隊,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在不到9個月的時間里,兩國陸軍一戰於朝鮮,二戰於遼東,三戰於威海,海軍在黃海也展開決戰。清軍“水陸交綏,戰無一勝”, 清廷被迫嚮日本屈膝求和。1895年4月17日,《馬關條約》簽訂,清廷割地賠款,落得一個喪權辱國的結局。“同光中興”光環黯然失色,代之而來的是空前的民族危機,人心震顫。
  甲午戰爭是日本挑起的侵略戰爭,是日本以武力對外侵略擴張政策的惡果,給中國帶來了深重災難。甲午慘敗令人心碎,但戰爭所暴露出的清王朝制度腐朽沒落、社會民心渙散、軍隊戰力低下、統治四分五裂,也發人深省。
  甲午之敗,表明延宕兩千多年的封建專制已徹底腐朽。晚清中國已走到封建社會的末世,國家體制病入膏肓。甲午戰爭爆發後,前方軍情十萬火急,有人提議縮減慶典開銷以裕軍費,慈禧太后冷面作答:“今日令吾不歡者,吾亦將令彼終身不歡。”專制獨裁體制的覆亡勢所必然,甲午之敗只不過是無情地折斷了它的最後支柱,加速了這一落後、腐朽制度的滅亡進程。
  甲午之敗,表明清王朝的社會基礎已經徹底坍塌。封建統治者也明曉“民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但在根本上視國家為私有財產,推行愚民政策。戰爭期間,普通百姓對戰事異常冷漠,民間罕見支援戰爭的舉動,偌大的中國渾如一盤散沙,根本沒有形成舉全民之力打贏國家戰爭的局面。“國貧不足患,惟民心渙散,則為患甚大”,清廷與民眾完全疏離,已經失去了民眾的認同和支持。
  甲午之敗,表明清朝軍隊根本承擔不起衛國護民的使命。第二次鴉片戰爭後,清廷開始進行軍隊近代化改革,創建以北洋水師為代表的近代海軍,組建裝備新式武器的陸軍部隊,然而軍隊的作戰理念仍然十分陳舊,管理、訓練和戰備也存在嚴重問題。軍中雖不乏勇猛死戰之士,整體上則戰鬥精神不夠,甚至出現“炮聲一響,官兵驚慌失措,皆如驚弓之鳥。戰之魂飛魄散,退之蜂擁而去”的亂象。清軍在甲午戰場的表現證明,這支軍隊只有近代化之形,卻無近代化之魂,已經遠遠落後於世界軍事近代化的進程。
  甲午之敗,表明清朝統治體系已經分崩離析。晚清時期,中央權力逐漸削弱,地方勢力日趨坐大,政界軍隊派系林立。甲午戰火燃起後,“不見乎各省大吏,徒知畫疆自守,視此事若專為直隸滿洲之私事者然,其有籌一餉出一旅以相急難者乎?即有之,亦空言而已”。各地督撫對朝廷的調兵諭旨先是推諉拖延,繼而派兵卻遙控。軍費籌措同樣如此。甲午戰前,清廷財政平均每年盈餘約400萬兩,可大量財富控制在地方督撫手中,國庫空虛。清廷合計戰費開支5000萬—6000萬兩,政府實際只籌到1200萬—1300萬兩,餘額不得不借外債支撐。清廷正在失去對地方的控馭權,貌似龐大統一,實則鬆散離心。
  從一定意義上說,甲午之敗,雖敗於日本,實質上根在制度,根在清廷,根在清軍自身。“國勢蹙也,財源匱也,民心渙也,威柄失也,而四者皆國之命脈所系,失之何以自立?”中國輸掉的不僅是一場戰爭,也輸掉了國運。西方列強戰後在中國恣意劃分勢力範圍,掀起瓜分中國的狂潮。中國淪為虛弱的大國、待宰的肥羊,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深淵。沉淪甲午,亡國感、危機感、毀滅感深深刺痛著中國人,如近代思想家嚴複所言:“中國的末日真的要來臨了嗎?”
  二
  甲午戰爭,是中國人永志難忘的一段血淚史、羞辱史。它是近代中國曆史進程的谷底,但同時也是轉折的節點。“及其敗然後知其所以敗之由,是愚人也;乃或及其敗而猶不知其致敗之由,是死人也。”冷眼觀察天下大勢,重新審視國家現狀,理性思考民族前途,中國人從此真正開始了民族覺醒。在此後60年的甲子時空中,救亡圖存、復興中華成為歷史的主旋律,社會各階層、各集團輪番登場,以各自的方式拯救民族危亡。
  清廷力圖以維新方式革故鼎新。光緒皇帝重用康有為、梁啟超等維新人士,以變法圖強為口號,提倡向西方學習,變革制度。1898年6月,光緒皇帝頒佈“詔定國是”。維新派所主導的“戊戌變法”猶如脫韁野馬馳騁,維新思潮洶涌澎湃。但變法觸動的是龐大的封建專制集團利益,依靠的僅是皇帝和少數激進官吏的力量,缺乏社會基礎,很快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僅維持103天,就以“戊戌六君子”血灑菜市口告終。
  朝廷權貴試圖以立憲新政延續王朝統治。1900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1901年清廷被迫簽訂《辛丑條約》,政權風雨飄搖,以慈禧太后為首的朝廷權貴不得不竭力自救。晚清的最後10年,中國社會艱難而緩慢地開始轉型。但朝廷權貴所推行的“新政”和“立憲”是為了“皇權永固”,這就註定了這些自救之策雖有推動社會進步之效,卻無法從根本上逆轉國運。
  以孫中山為代表的資產階級革命派以革命方式推動歷史,克隆西式民主政制改造中國。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統治,終止了兩千餘年的封建帝制。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宣告成立。實現五族共和,建立西式政體,“民主”、“自由”、“共和”的口號激蕩全國,三權分立、總統內閣制、黨派議會政治成為現實。但西方政體在中國缺乏深厚的社會基礎,很難落地生根,西式民主實驗曇花一現。
  國民黨隨後建立的南京國民政府,形式上實現了南北統一,也推動了中國社會進步,但由於蔣介石集團背叛工農大眾,成為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和大官僚資本利益的代表,不可能得到全民的擁護,因而始終無法建立穩固的統治,難以承擔民族復興的使命,無法領導中國徹底擺脫落後的地位,最終成為人民的敵人,被歷史拋棄。
  一次次探索,都無法扭轉中國的沉淪墜勢。中國到底該走什麼路,到底該走向何方?在歷史發展的緊要關頭,中國共產黨應運而生。中國共產黨鮮明提出中國革命道路是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國發展方向是實行社會主義。中國近代歷史的進程因此發生了根本逆轉,開始由不斷喪失國家主權和利益的向下沉淪轉向實現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的向上奮進。
  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深深植根中國社會,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形成了指導中國革命勝利的科學理論——毛澤東思想,找到了一條體現人民意志的革命道路,建立了一支服務人民的強大軍隊,設計了一套符合人民利益的社會制度。緊緊依靠人民,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奪取了中國革命的勝利,於1949年10月1日建立起人民真正當家作主的共和國,徹底結束了近代中國內憂外患、積貧積弱的悲慘歷史。
  也許是歷史巧合,在甲子輪轉交替之際,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以甲午戰爭慘敗開端,以抗美援朝戰爭勝利收官,中國在一個甲子里完成了民族偉大復興道路的選擇,實現了告別屈辱、贏得尊嚴的站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領導人民實現民族獨立、人民解放,這是歷史的結論,也是人民的選擇。
  三
  1954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第五個年份,也是新的農曆甲午年。在經歷了一個甲子的動蕩後,中華民族終於能夠在和平的環境中建設發展。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實現國家的繁榮富強和民族的偉大復興,是中國共產黨新的歷史使命。社會主義制度為中國帶來了勃勃生機和強勁發展,實現了幾千年來最偉大最廣泛最深刻的社會變革,讓人民意氣風發,展現出前所未有的自豪與自信。進入新一個甲子的中國迎來了一個令人振奮的開端。
  經過10餘年建設,中國形成了獨立的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國家整體實力全面提升,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充分展現。中國的發展已經成為世界無法忽略的現實,連始終敵視排斥新中國的美國人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1964年3月,美國參議員富布賴特發表講演:“最重要的是,實際上沒有兩個中國,而是只有一個,那就是大陸中國。它在中共的統治之下,並且很可能將無限期地統治下去”。1971年中國重新恢復了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此後,美國總統尼克鬆登上前往中國的專機。
  但是,在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畢竟是前所未有的事業,找到適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更要經過艱難的探索。在探索過程中,我們也曾遭遇挫折,甚至出現了“文化大革命”這樣的錯誤。
  以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為標誌,中國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進入新的發展時期。在深刻認識國際形勢、總結社會主義建設經驗教訓基礎上,我們黨作出了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戰略決策。在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中,我們黨開闢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導引中國發生地覆天翻的變化。從1978年到2013年,國內生產總值由3645.2億元增加到56.9萬億元。2013年,中國對亞洲經濟增長貢獻率超50%,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達27.76%。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的發展規模和速度,超過了歷史上任何時期任何國家。中國已經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國際競爭力、國際影響力都達到近代以來最強盛的境界。
  又一個甲子輪轉,在推進社會主義革命、建設、改革的進程中,中國終於找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條繁榮富強之路。習近平同志指出:“現在,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這份自豪,這份自信,與120年前甲午之年嚴複的憤懣、錐心之語,形成巨大的反差。中國終於富起來了,而且逐漸強起來了,成為在世界上掌握重要話語權、地位舉足輕重的大國。今天的中國,已絕不是1894年甲午之年的中國。
  四
  2014年,再逢農曆甲午年,一個新紀元正在開啟。
  走過120年雙甲子的輪迴,回眸所走過的路,中華民族在復興道路上所收穫的不僅是民族的解放和國家的崛起,更重要的是找到了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現代化國家之路,悟出了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真諦。紀念甲午戰爭120周年,最莊重的紀念來自對近代歷史的總結,來自對民族復興的沉思,來自對國家強盛的領悟。
  ——必須有正確的道路。每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發展都是承載自身文明、穿越自身歷史的過程。中國的人口規模、疆域國土、歷史傳統、文化積澱決定了中國必須走適合自己、獨立自主的革命道路、建設道路、發展道路。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與時俱進地拓展這條道路,就能夠推動民族復興偉業不斷前進。
  ——必須有堅定的領導。中華民族的復興和中國的崛起之所以逐步成為現實,關鍵在於中國人民在革命、建設和改革的過程中擁有一個能夠真正承擔起引領復興大業的領導核心,這就是中國共產黨。歷史和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則融入了歷史和人民。在中國,沒有其他一個政黨或政治集團能夠像中國共產黨這樣代表人民利益、體現人民意願、實現人民夢想。
  ——必須有安定的秩序。在中國,沒有和平安定的政治秩序、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國家的發展和民族的強盛就是一句空話。立治有體、施治有序,方能長治久安、持久興盛,發展和穩定缺一不可。安定的秩序,是保證國家社會有效穩定運轉,經濟社會持續快速發展的前提。
  ——必須凝聚民眾力量。“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國共產黨人始終把為人民服務作為自己的根本宗旨,因此贏得了人民,贏得了天下,贏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變成億萬人民自己的事業,把中國夢化為億萬中華兒女共同的夢,動員民眾,組織民眾,把各族人民凝聚起來,就能匯成無堅不摧、無險不逾的力量。
  ——必須有強大的實力。富裕不等於富強,財力不等於實力,人口眾多、地域廣闊不等於能夠擁有大國的尊嚴和地位。這是近代歷史留下的深刻啟示。地位要靠實力來支撐,尊嚴要靠實力來贏得,富國和強軍不僅是國家崛起的不二選擇,也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只有富國強軍,民族復興的偉業才會擁有堅固的基石,國家崛起的進程才會有堅實的保障,中國才能真正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大國。
  ——必須與世界融合。近代中國落後的重要原因是閉關鎖國,當代中國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是改革開放。中國的發展和崛起不可能脫離世界而獨行其道,尋求共存互利之道,避免衝突戰爭,在世界和平合作發展的時代潮流中定位國家發展的方位和民族復興的方向,中國崛起的進程就會穩步推進,不可阻擋。
  所有這些,都是120年曆史沉澱出的真理,是用鮮血和淚水澆灌、用坎坷和挫折砥礪而成,體現著無數仁人志士的抱負和智慧,凝聚著無數先賢先烈的探索和奮鬥。它們曾閃爍在中華民族復興的來時路,也將照亮中華民族復興的前行道。因此,當新的甲午年來臨,當新的甲子輪迴啟動,中國既展現出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底氣,更表現出沉思歷史、反省歷史、總結歷史的理性。甲午戰爭的恥辱刻骨銘心,雙甲子輪轉的歷史盪氣迴腸,中國正在面對和將要面對的同樣是關山險阻、驚濤駭浪。中華民族復興的巨幅畫捲已漸顯漸美,但還遠未到駐足欣賞、品味成就的時日,我們絕不能陶然自得,還必須不懈奮鬥。
  2014年,甲午之年,在中國閃耀的是改革呼喚、改革精神、改革舉措,它將以改革之年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留下又一個醒目的紅色符號。
創作者介紹

休閒傢俱

di13dintp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